中国红木网

政策法规网站首页>>政策法规>>

红木贸易限制加大,行业发展成本激增

发布时间2016-10-25 09:42 来源:EIA;


文章来源:https://eia-international.org/chinas-hongmu-furniture-industry-faces-post-cites-challenges
文章原标题:国际公约倒逼红木可持续发展
作者:Vicky Lee(环境调查署)
 

红木家具雕刻现场(原文配图)
 
        不久前,联合国濒危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(CITES,也称华盛顿公约)的缔约国齐聚南非召开第十七届缔约方大会。会议上讨论并且通过了诸多与红木树种有关的内容,使得非法砍伐和非法木材贸易再次成为全球关注的热点。
        会议上最重大的结果,无疑是将全球所有黄檀属树种(Dalbergia genus)全部被列入CITES公约附录二,即除极少数特例外、所有黄檀属树种的国际贸易需要许可才能进行。这意味着,目前国家红木国家标准上的14个黄檀红木树种(近一半红木树种)的国际贸易都将在明年受到限制。
        值得一提的是,此次被列入附录二的黄檀属的热带树种共计超过250个。这项在不久前还被视为“不可能通过”的提案,在大会上被一致通过,甚至不需进入投票环节。拉美和非洲诸多支持该提案的国家纷纷发言陈述对非法砍伐的担忧,认为将所有黄檀都列入附录有助于减轻执法压力,避免不法分子将矛头转向替代物种——例如缅甸花枝和花梨往往作为更为稀少的交趾黄檀(俗称大红酸枝)的替代物种被大量走私。 
        在上述提案通过后几十分钟后,产自西非国家的刺猬紫檀(俗称非洲黄花梨)也被升级到附录二级保护,国际贸易将受许可证限制。联合提案的西非十一国和欧盟在提案陈述中直接表示,尽管西非各国在近年基本全面禁止采伐和出口刺猬紫檀,2015年中国刺猬紫檀原木的进口量较2009年增长了2000倍,这使得这些国家不得不求助于国际公约来防止该物种走向灭绝。
        与此同时,泰国要求修改大红酸枝附录注释的提案也被一致通过。从明年起,大红酸枝除种子等极少产品外,其它所有产品(包括半成品和成品)都将需要CITES证书许可才可以贸易。
        根据近年的海关进出口数据,老挝和马达加斯加是近年来两大主要红木出口国。在这次大会上,两国均因森林治理能力薄弱、无法掌控非法木材贸易而受到CITES的制裁:所有缔约国将被禁止进口从老挝出口的大红酸枝(除成品外),且这一禁令没有取消的时限,需根据老挝履约的成效来决定;国际社会对马达加斯加黄檀属或柿属木材的贸易禁令也得以维持,直至常务会对马方的履约成效表示满意。
        值得指出的是,将红木树种列入国际公约几乎是国际社会寻求保护的最后一招:以2015年为例,中国的前十五大红木原木出口国中,十三个已禁止出口原木。 
        被列入CITES附录二的红木,其国际贸易仍然可以进行,但需要受到原产国、中转国和进口国的许可证管理。原产国出具出口许可的前提,是该国际贸易不会对该物种的生存致危。上述即将施行的变动立意保护全球红木资源。从长期来看,红木产业的发展也依赖于红木资源得以保护。 
        近十余年,红木产业异军突起:仿制的明清家具被产业化、规模化生产,红木原料成为投资品,红木商人纷纷涌向海外,红木价格不断开出新高。然而大幅无序扩张,导致红木资源锐减,部分红木资源甚至面临枯竭,产业可持续发展经受考验。从2012年起,红木资源消耗就引起各方关注,CITES也加大对红木贸易的限制。本次大会毫无阻拦地通过红木贸易限制的提案,也反映出国际社会对红木资源的足够关注。 
       因此,不论是黄檀属木材限制贸易,还是老挝大红酸枝施行全球出口禁令,都是对当前红木产业粗放发展的警钟。红木产业面临成本急剧上升、行业入口门槛大幅提高的前景,也亟待对行业可持续发展的反思。(中国红木委对文章进行了编辑)





免责声明:

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,内容的真实性、准确性与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,中国红木网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。

中国红木网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

中国木材与木制品流通协会红木流通专业委员会 社证字第3183-10号   京ICP备12048154号

承办单位神州企标(北京)材料技术研究院

技术支持时创网络

微博二维码

微信二维码